黄牛文学 www.hnyyby.com

宋恒宋恒萧婉儿萧秋水全章节在线阅读_宋恒萧婉儿萧秋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苍穹一剑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宋恒,主要讲述了:吾之荒道,可开天,可辟地,踏神国,平山海,唯一剑纵横。…

《宋恒萧婉儿萧秋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毗卢国,兰州城,宋家大殿中!

“十六年了,那位高手迟迟不出现眷顾我宋家,今日我提议,由宋甲代替宋恒接管传承者的位置。”

大堂主看着两旁众堂主,在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个名叫宋甲刀削面孔的十五岁少年。

“云国虽灭,但宋恒毕竟乃云国皇子,虽然那位高手久久未出现,但宋恒为我族连年在外厮杀且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不看僧面看佛面,于情于理也应该坐这个位置!”

门外缓缓走进来的一个身材干枯的麻衣老者,他手持拐杖坚定的看着大堂主。

一干人等看向老者。

大堂主眼睛一眯,“老堂主,你年迈体衰,已经老了的人不适合来这里,来人,送老堂主回去休息!”

但,因老堂主仍有些许余威,无人动手。

老堂主环视了一眼众人,说:“诸位,你们说,这种事对宋恒公平吗?”

众人低头不语!

“宋龙!”大堂主忍不住大喝:“念你也是宋家一代老堂主给你几分薄面,你若不退,休怪我无情,把他拖下去,如敢不从,论罪处罚!”

这个时候,旁边的宋甲开口了,带着轻蔑冷哼:“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一个老东西对宋家已是无用,何不就此除掉,留着也是浪费白饭,宋家基业传承给我,我能带宋家走出兰州城,甚至是皮璐国,还不快将此人给我打死!”

这宋甲非常的嚣张,仿佛任何人都无法入他法眼,包括眼前的老堂主,因为这个少年可是宋家主动花重金从外面请来匡扶宋家的天纵奇才。

花钱请来的!

在这个世界上,家族复兴大佬传承被看的无比之重,很多人为了让自家复兴便会到外面那些强大势力中花重金聘请一位传承者,然后由传承者带领家族复兴,尤其是宋家这种不知道几流的小家族更是要拉拢一些奇才,这样双方都受益匪浅。

在这之前,宋恒是被宋家看中的,因为在他出现的时候,他的背后有一位强者,就算宋恒天资平平,但仅凭他身后那位强者,也绝对能复兴,而且速度还不慢。

但,天不遂人愿,自从宋恒进入宋家之后,那名强者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刚开始宋家还以为强者怀有怪癖,可后来在经历一场浩劫后迟迟不见那位强者出现,所以才不得已请来宋甲,且还是一名世间罕见的剑修。

世间武者很多,剑修却凤毛麟角,因修此道,需天生灵根。

大堂主对下面的人摆手示意按照宋甲的意思处死老堂主宋龙!

两旁士兵围住了老堂主。

老堂主怒极反笑:“宋恒虽不是我宋家本族之人,但却是云国皇室,云国高手如云,他在我宋家必定能带领我宋家前往那传说中的神州之地,你等这些蠢货既然要将之取而代之,呵呵,宋家离亡也不远了!”

“荒唐之言,就地斩了!”宋甲听出话里话外有贬他之意,怒意横生等不及士兵动手,一发狠亲自快步来到一个士兵跟前夺走士兵手里的刀后对着老堂主脖子一刀斩去。

“慢着!”

门外突然冲进一个身穿质朴衣衫约十八岁左右的青年,正是刚刚回来的宋恒。

他手持还在滴血的半截刀正要阻拦,却还是为时已晚,宋甲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滚落在地,一代老堂主就这么陨落至此。

宋恒看的都傻了,当年可是眼前这个老者给了他宋家传承者的身份,从此享受宋家一切优待。

眼看昔日恩人就这么被杀了,宋恒双眼血红,如狩猎般锁定宋甲:“滚你玛的!”

话落,宋恒就像是一只猛虎飞扑宋甲,手里沾满鲜血的半截刀是那猛虎的獠牙对准宋甲一顿猛砍,后者本能应对。

宋甲边战边退明显有些不敌,尽管天赋异禀境界略胜宋恒,但宋恒长年在域外战场,经常和野兽打交道早就练就一身肉搏本领,所以宋恒现在也相当于是一头活生生的野兽,力量和速度都是那么的惊人。

“够了!”大堂主眼看不敌,大喝中迅速对准宋恒就是一掌,他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花大价钱请来的传承者被眼前的小子毁了。

掌风刺人!

宋恒手中半截刀在身前一横。

砰!

气劲摧毁了他的衣袖,半截刀像玻璃一样碎裂,碎片倒卷,大部分落在宋恒脸上留下了一道道口子,但他没有露出丝毫痛苦。

在场众人无不震惊!

在这片天地间,武者有诸多境界,一境炼体,二境凝气,三境聚元,四境气合,五境元结,六境道化,之上便是洞天,宋恒不过四境气合,大堂主可是妥妥的洞天境,在这种境界碾压下,一招下去,宋恒居然没死。

大堂主自然也非常的震惊,毕竟云国皇室,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拿手本事?就算这样,可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渐渐的,他眼里有了杀意:“宋恒,刚才老夫还想让你做一个宋家火夫,现在看来,是没那个必要了!”

此言一出,结合刚才发生的事情,宋恒明白了前因后果,这是要眼前之人取而代之了,不仅如此,看大堂主的意思,今天自己走不走得了还是两说。

如果硬拼的话,自己说什么也走不了,光是大堂主一人足以。

宋恒想到了一个谋生的方法:“诸位堂主,我宋恒不才被眼前之人取而代之,可再怎么说也要有个说法,莫非诸堂主要亲手坏了宋家的规矩不成?”

宋家的规矩!

他们自然不会忘了宋家的规矩,那就是但凡想要取而代之的传承者,就必须要挑战上一任传承者,比如宋甲想要成为传承者按程序走的话,必须要挑战宋恒,胜利后方可代替。

大堂主正要说话怒斥,旁边的宋甲摆了摆手,冷笑:“身为宋家今后的传承者怎么会坏了规矩呢,我宋甲一向都是以理服人,一个月后,我们在光明殿前,既分高下也决生死,可敢?”

实际上事情大可不必这样,为了能匡扶宋家,规矩又算得了什么呢?可大家都清楚,宋甲这是借此在宋家扬名,以得到宋家下面人的信服。

宋恒想都没想:“有何不敢!”

说完,宋恒便在诸位堂主的注视下就要带走老堂主的尸体。

宋甲拦下宋恒,满脸狞笑的说:“战胜我后,再来讨要尸体,否则便与他一样抛尸荒野!”

这话说的让宋恒真想给他一巴掌,但这种情况下还是收敛的好,便不再废话转身向门外走去。

轰!

宋恒身后突然袭来一道气劲落在他的丹田位置。

咔嚓!

体内丹田骤然碎裂,一口精血没忍住喷了出来。

“走可以,但如你刚才所说,宋家自有宋家的规矩,你目无尊长也算坏了规矩,这便是对你的惩罚,滚!”大堂主大修一挥,气劲卷着宋恒飞出了门外。

宋恒离去,大堂主看着宋甲说:“此人刚才被我废去丹田,灵气已然无法继续凝聚于体,虽然活不了多久,但尚且还有残存灵力在身,且此人常年在外域战场,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还是要小心处理!”

刚才宋恒的表现的确让宋甲吃了一惊,但他脸上还是写满了不屑:“如果刚才的话,以我的资质虽能杀他,却也代价不少,可一个月后就不一样了,我族内血脉已经觉醒,到了那时候,我的修为和实力放眼兰州城再无敌手。”

“如此最好不过了!”

2.

宋恒带着一身的伤势回到距离宋家不远处的一个隐秘山洞。

山洞是他自己开辟出来的,隐秘性极好,无人知晓。

用了一些简单的金疮药缓解一些疼痛,但内伤无法恢复,丹田被毁,现在就连性命也是堪忧。

“他娘的,到头来还是上了那孙子的当!”宋恒苦笑着从怀里拿出一把满是铜锈的青铜剑,也正是因为这个充满岁月感的青铜剑,宋恒才有了今天这一步。

事实上,他哪里是什么云国皇室,那全是扯淡,别说是什么皇室,就算普通官宦人家也不是,就是一个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穷光蛋,吃百家饭长大的,直至捡到青铜剑命运轨迹才得以转变。

冒充皇室不过为了就是骗取在宋家的一席之地,传承整个宋家的基业,得一股支撑力。

而为他编这个谎言的,就是青铜剑里面的一个魂魄了。

魂魄被锁在一个叫做镇魂棺的血红棺材里,此棺又被锁在剑内可谓环环相扣。

宋恒无意间得到此物,才发现了里面的秘密。

那个魂魄说自己是云国皇室的皇祖,只要被他任命后,便可不受血脉限制直接封为皇子。

宋恒刚开始是不相信的,但这个魂魄表现出来的一些事情却让人叹为观止,当年正是因为有此魂魄出面,才被老堂主误认为宋恒背后有强者支撑,引荐成为宋家前一任的传承者。

可自从魂魄帮宋恒进入宋家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导致宋家对他产生怀疑,才有了今天换位一事。

啪!

宋恒抓住青铜剑狠狠的摔在地上:“狗日的王八蛋,你给老子出来,当初不是你说老子在这里能蒸蒸日上吗?怎么刚才就哑巴了?你倒是踢他们呀?害老子丹田被毁,再过几日说不定命都没了!”

“臭小子,目无尊长,老夫都想给你一下子送你上西天!”青铜剑精光闪烁,一道精光钻入宋恒眉心。

天地一转,宋恒出现在一片没有天地的世界当中,正前方悬浮着一口血红棺材,声音就是里面传出的。

镇魂棺!

棺上写满了符咒,一把大剑好似从天而降贯穿棺体。

里面锁着很多顶尖强者的魂魄,而与宋恒对话的便是其中之一。

他自称轩辕客,天地顶尖强者,可这种屁话宋恒怎会相信,不然为什么会被钉在镇魂棺里?至少那大剑的主人比他厉害。

“你不是云国皇祖吗?你不是天地间顶尖强者吗?刚才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眼看老子丹田被摧毁,这下好,老子一死,把青铜剑也带上,你永远也别想离开镇魂棺!”宋恒感觉自己上当,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这个骗子。

镇魂棺传来轩辕客的声音:“你太年轻了,老夫让你来宋家真正目的是吸收这里的灵脉气运,别看这小小兰州城,你怎可能知道这下面另有乾坤?你倒好,和传承者较个屁劲,一个破位置有什么可稀罕的,等你在这里修到天灵后,老夫有的是办法让你一跃千里。”

宋恒啧啧的说:“吹吧你就!真像你说的那样,老子现在能变成这幅怂样,有本事你把老子恢复原样老子就信你!”

丹田被毁就等于普通人的心脏碎裂,如果没有大成神通帮忙,基本上是十死无生了。

轩辕客呵呵一笑:“老夫知道你是在激将,不过老子真还告诉你,老夫这的确有个法子,若此法成功,便是你小子天大的机缘!”

宋恒双眼一亮,刚才所有的不愉快全都一扫而光:“是不是那种重塑身躯,从此拥有灵根也可成为剑修的办法?”

当然,这只是宋恒异想天开的理想办法,这世界上如果真的有这么多法子变成剑修,那剑修岂不是满大街都是?

“呵呵,剑修算个屁,在老夫面前,剑修连提鞋都不配!”轩辕客也不卖关子,顿了顿:“老夫这里有一种修炼方法,修成之后,就算在剑修面前都可纵横无敌。”

宋恒听了小心脏狂跳,他只听说过剑修在这个世界上是顶尖的存在,比剑修还厉害的修炼方法……如果不是轩辕客在吹牛皮,那该强到什么程度呢?

没等宋恒高兴太早轩辕客又说:“就是不知……”顿了顿,语气转变为嘲讽:“嘿嘿,就是不知你小子有没有这胆量!”

宋恒面色一变,如临大敌,就知道事情绝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当时轩辕客带他走上修行之路的时候就没少受算计:“说吧,怎么回事!”

轩辕客:“说起来,当年老夫来这里的目的除了被一些仇家追杀……”

轩辕客突然意识到自己要说漏嘴,赶紧弥补:“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此法了,此法一部分是在这混元剑内,还有一部分便是在这兰州城之下,你若修成部分之后,将会成为混元剑真正的主人,里面这口镇魂棺也自然而然就是你的了。”

宋恒想了想:“那又怎样?”

“之前我跟你说了,这镇魂棺内所关魂魄均都是顶尖强者,其中不免还有一些妖兽之类的灵物,当年老夫为躲避仇家舍弃肉身故意进入这镇魂棺内保住魂魄不散,本来以老夫之能不惧这些魂魄,无奈老夫受了重伤,所以才以此剑贯穿棺体来镇住他们,但老夫日渐虚弱,这镇魂棺内十二层封印也就日渐脆弱。”

“你成为镇魂棺的主人后,一旦此棺封印被打开,那么第一个要反噬的便是你小子,到时候哭爹喊娘都逃不过死劫,倒是你成为主人后对我也有一定的帮助,短时间内我倒是可以帮你镇住他们,但这段时间你必须要提升你自己的实力,否则……嘿嘿……”

“算了,不提这些,现在问你,你还敢学吗?”

宋恒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行,老子就给你个面子,学学看!”就算最后真的死了也无妨了,晚死总比早死的好,拼一把,万一成了呢?

轩辕客:“……”

轩辕客的方法说起来很简单,既然人的丹田没了,那就再造一个出来,当然不是本身去造,而是需要一个媒介。

镇魂棺内的轩辕客抛出了一枚种子落在宋恒面前,说这是一颗以镇魂棺内的一个万年树精炼化而成的树种,让他把树种子吞入体内到原来丹田所在的位置,便是要以此为丹田。

宋恒表情变的僵硬,很是不解,以树种为丹田?还是头一次见,愣了愣,“你修炼的也是此法?”

“不是,实话告诉你,此法至今无人修炼,恭喜你,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失败的话,那你也只能提前一步驾鹤飞升去往神国了。”轩辕客言语中带着嘲笑。

“飞升?那不是成就道化之后才可登临之境?”宋恒有些恍惚,如果这么快就能飞升神国,那岂不是失败反而比成功的好?

轩辕客无奈的长叹一声:“可真是个呆子……”

后来宋恒才明白过来轩辕客的意思,不过左右都是死,尝试一次未尝不可,还是那句话,万一成功了呢?

山谷中,不断回荡起宋恒的杀猪一样的惨叫,他的脸面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正是因为此法需以树种伸出树木根须融合经脉,如此经脉方可吸收种子内的力量,而种子经过此法淬炼之后便可吸收天地之力。

但融合经脉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犹如千刀万剐,往往这个过程最要命,挺过来就算成功,挺不过来也只能像轩辕客说的,提前驾鹤飞往神国了。

这种千刀万剐的痛苦在宋恒身上上演了一天的时间,期间虽剧痛难忍,但宋恒靠着本身意志坚持了下来,在最后一寸经脉被融合后,一股气流在他身上突然爆发。

气合境!

在宋恒丹田位置,悬浮着一颗上面长满如蜘蛛网丝密密麻麻的根须,根须延伸向身体各处,仿若人的血管,与他合为一体。

洞府之外,原本已经漆黑的天空突然凭空出现了一片光芒,漆黑的夜空瞬间就变成了白昼,引得所有人纷纷抬头望去,但见那光亮有一个巨大的轮廓形似人形,像是一个浑身散发光芒的巨型人影平铺在天际俯视大地。

天生异像!

自古以来能引起天地异象的人凤毛麟角,众人看到异像后纷纷疑惑,小小兰州城,何时出了一个天纵奇才?

异像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便消失了,天地再次回到漆黑。

“你他娘的运气真好,没想到此法真的可以用在人的身上……”镇魂棺内传来轩辕客难以置信的声音。

宋恒就知道自己又中了轩辕客的算计,做了实验小白鼠,但现在他根本愤怒不起来,反而极其兴奋,因为这一刻他终于恢复修为,总算又看到了一道曙光。

部分秘法的修炼成功也就意味着宋恒成为了混元剑的主人,此物到底有什么用目前宋恒不知道,只知道里面可以放很多东西,还有一口关押轩辕客以及其他强者魂魄的镇魂棺。

成为混元剑的主人,就有了肩负压镇镇魂棺的使命,十二道封印不论哪一道封印被打开,里面的东西都可将他瞬秒,所以除非提前救出轩辕客,否则必须要加快提升自身修为才能躲过此劫。

此棺对于宋恒来说,是一个累赘的同时还是一件至强之宝,只是宋恒目前修为无法催动此棺罢了。

“怎么?这两下就把你给兴奋成这样了?”镇魂棺传来轩辕客傲慢的声音:“早就跟你说过,老夫是这天底下第一强者。”

“既然你如此厉害,可懂剑道?”宋恒顺着话头突然问。

“有何不懂?这天底下奇闻秘术老夫哪个不知道,别说是一个狗屁剑道,老夫挥手间就能轻松抹杀。”轩辕客说话越来越神气,总感觉吹牛不要钱。

宋恒眼珠子一转,激将道:“吹牛,就算你这秘法碰运气在我身上成功,但剑道绝不是你说的狗屁,剑修你也轻松抹杀不掉。”

“嘿嘿,小娃娃,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不过老夫告诉你也无妨,寻常剑修虽然在你们世界中很少见,但所修剑道实在迂腐,倒是那些濒临灭绝的剑神,还算有些看头。”

“还有,小子,你修炼的秘法只是过了第一步,刚才已经说了,真正完整的术法可在兰州城下面,一年内如果你无法获得完整术法传承,那么你这个没有靠山的‘孤魂野鬼’只能等死了!”

宋恒一咧嘴,心想你玛怎么不早说?

“但以你之力想要进去必死无疑,老夫算了一下时间,最近可能有一些小辈过来,到时候你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跟着他们下去,听懂了没。”

轩辕客的话宋恒只听懂了一部分,比如他所修炼真正秘术的完整版实际上在兰州城下面,再比如自己只有一年的时间,至于等谁他并不知道,兰州城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因为就连轩辕客自己也不知道。

宋恒没有其他选择,点了点头:“去,当然要去,但我现在虽然恢复修为却没有强大杀伤力的招数……”

“明白!”

没等宋恒说完,镇魂棺飞出一道黑色细线瞬间抵在了宋恒眉心三寸,散发出的磅礴杀气吓得宋恒顿时脸色苍白起来,其内更有一股死亡之气,令他呼吸急促似乎下一秒就要嗝屁。

他仿佛有种错觉,眼前的东西哪里是什么黑线,分明就是一把充满杀气的锋利冷剑。

“你不是很崇拜那些狗屁剑修嘛,不妨就传你一招剑诀,生死邪剑诀,不仅具备强大的杀伤力,且还有极强的防御力!”

一直抵在宋恒眉心三寸处的黑色细线转瞬变成了白色环绕宋恒四周,刚才压抑在他身上的感觉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磅礴的生机以及厚实的防御力。

一生一死,生死变化便是攻防的转变,这一幕看的宋恒俩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他娘的……要是学会这种招式岂不是分分钟吊打那些剑修?

不等宋恒高兴多久,轩辕客又说:“你也看到了,生死便是攻防,至于‘邪’字一说,便是它修炼的过程与众不同,需要以杀人换来死气温养,杀戮越多,这种细线就越多且越精纯,试想一下,如果这样的细线你有成百上千万乃至上亿,就算剑神来了又能拿你如何呀?”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光阴流转,故事于情于景都氤氲着无尽的诗意。

    书友1655
  2.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让读者在不断地猜测和思考中享受着阅读的过程。

    书友1654
  3. 看完这部小说,我惊叹于作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书友1653
0